不造,据说是一个很帅的人

P1低科技含量涂鸦
P2像素夏

搞了两天法革漫受不住(终于)涂了本命:-)

短漫重画,之前的太糙了,但是还挺喜欢的,换了一个高端一点的画画app重新分了镜,并上了色(你居然称这个叫上色???)图画作了修改,部分句子也有改动……终于能看了:’(……吧orz

很想很想搞一个1789历史向的漫画,萝卜丝视角,然后画完1p(其实是故事的最后1p)的我甚是绝望。。。
这要画到猴年马月啊。。。漫画家都是神吧啊啊啊

一篇并没有什么故事情节的萨莫文

萨列里一直坚信,比起艺术,音乐更像科学。也就是说,从事音乐者必定态度认真,思维缜密。他一直以此为信条来要求自己,但即使如此,他也不曾写过一篇令自己满意的乐章。直到他遇见了一个人,看起来是那样的幼稚、冲动与玩世不恭,当然也不像是一个聪明人,然而他的音乐却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。

莫扎特。一个令维也纳津津乐道的神童。

从萨列里听见他的第一首曲子起,他就知道:他已经爱上了他莫扎特必将贯穿他的一生。

“你真愚蠢,”他对自己说,“你为什么会认为音乐是科学?”

但他不可否认,莫扎特的音乐完美地证明了天堂是存在的。这是科学。

人们总是在没完没了的谈论莫扎特,莫扎特曾一度是音乐的代名词,上流人士热衷于...

恩,撒一把狗粮😈一对和友人合作上色(线稿都是自己摸鱼的成果……)的萨杰情头~
一只高冷麻雀和努力讨媳妇儿欢心的暖男萨hhh

画完小丑灵感全无。。。啊啊啊要毁在构图上的节奏😭😭😭(就上来叨叨几句哈不打tag)

一个脑残的脑洞:用lof的功能打开堵门之歌🙈🙈🙈

年轻的故事——街垒与断头台

【说好的安灼拉一定要画飘逸的长发飘逸的长发,对就像圣鞠那样的,结果满脑想的都是阿波罗啊阿波罗,就……成了如你所见的希腊式小卷毛😂😂😂(不过貌似电影版大悲里大E就是这个发型?)连带旁边的车轮差点都画成太阳🌚🌝……
本来是打算只画那么一棵萝卜的结果实在不习惯那个尺寸……没忍住,于是就顶着被麻麻骂一天的危险又涂上了一个大E🙈🙈🙈因为昨天在法革的tag里已经发了半张萝卜,所以总有种占tag的感觉……在这里道歉!如果算占tag的话我立刻删除,谢谢】

在断头台上,他刻下了自己的名字。

1 / 3

© Shive🌝 | Powered by LOFTER